欢迎访问金融宝宝1号综合门户媒体!  客服电话:0731-82668223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P2P 正文

投资者追债股东甩锅 网贷千家平台将淘汰?

来源: 金融宝宝1号 发布者: 金宝卡卡 发布时间: 2018-07-12 14:47:39 人气值: 215 评论: 0

逾期、清盘、创始人自首,这些耸人听闻的字眼背后,一些交易量过百亿、近千亿的网贷平台相继倒下,带走了披着“上市系”、“国资系”、“高返利”等外衣的造富神话。原本要为网贷平台“验明真身”的今年6月,却成了行业“至暗时刻”的起点。身处其中的投资者,或陷入焦灼的等待,或酝酿真正地远离。

投资者追债股东甩锅网贷千家平台将淘汰.jpg

端午小长假期间,号称交易量达800亿元的网贷平台唐小僧暴雷,被视作这轮暴雷潮的标志事件。“底层资产塌陷”、“流动性危机”、“监管趋严”等多种因素,成为众多业内人士口中网贷行业暴雷潮的“导火索”。此时,如何稳定投资人信心,避免自身受波及,成为“幸存”网贷平台运营者首要考虑的事情。然而,让广东某网贷平台CEO张鹏(化名)焦虑的是,网贷暴雷潮仍在继续。 

近日,金融宝宝1号了解到,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将在近期下发。此外,对于网络借贷和网络小贷领域的清理整顿将延长至2019年6月。 

年化收益率14%,平台出事前投入60万 

周维(化名)没有料到,五月底刚“怂恿”家住农村的小舅子把钱投到花果金融,六月底自己就要到处奔走“追债”。 

“我累计投了40万,和妻子、小舅子加起来总共有60多万。”周维说,原本妻子“坚决不投”,但在他不断怂恿下也投了。 

“一直都很稳”,周维告诉金融宝宝1号,他在2015年5月份左右从朋友口中接触到北京网贷平台花果金融,当时年化收益率14%,此后每个月工资都会“放”进一点。 

以往,钱一到期,平台的告知电话就会过来,平台“T+1”到账很及时。不到还房贷紧张的时候,周维会选择复投。 

不过,周维坦言,自己有侥幸心理,“真的发现太天真了。没有太关注网贷行业的一些规则,一直相信这个平台很守信用。” 

周维记得6月底会有一笔10万元的投资款到期。然而,到了返利息节点时,花果金融的一则逾期信息打破了他的平静。 

在花果金融平台上,目前还能看到这则发布于6月26日的公告:2018年6月15日开始,花果金融债权逐渐出现逾期。 

三天后,花果金融再次公告,承认前期部分项目出现坏账,导致资金链断裂,形成回款逾期,并提出一些后续兑付计划。 

事发后的几日内,周维都没有收到兑付款,他跑到花果金融的办公场所门口,只看到玻璃门上一张孤零零的房屋收回公告,门内的办公区则空空荡荡。 

“追债”的过程中,周维发现有很多和自己经历相似的人。“我现在很后悔,感觉自己没脸面对家人。”周维说。 

周维联系到当初介绍花果金融的朋友,了解到对方正在投资另外一家被质疑存在问题的网贷平台,劝说朋友赶紧退了。 

和周维一样,杭州网贷平台牛板金的投资者们也陷入了恐慌之中。一位投资者说,6月24日左右,牛板金方面还有电话打过来,希望自己参加原定7月9号-10号在北京举办的见面会,但令人诧异的是电话那端方女士“态度特别差”,当时自己就琢磨不对劲。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有9048万元的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准备清盘。7月4日举办投资者见面时,平台创始人王旭航出面,为现场投资人沟通牛板金逾期事件及后续措施。 

王旭航承诺,7月6日前向投资人兑付第一笔款项共计1000万元,后每周兑付不低于1000万元,牛板金将持续兑付2年。目前,投资者并没有收到第一笔兑付款。 

底层资产塌陷、恶意诈骗等引发暴雷潮不断 

在网贷领域投资多年的王凌(化名)最近陆续收到很多劝她提现的消息,有朋友甚至特意打电话来提醒。“我还挺平静的,今天有笔10万的款到了,特别准时。有些网贷公司之所以出现挤兑潮,是因为这些公司搞活期理财,这样风险很大。” 

“这几年网贷行业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包括前几年的跑路潮,自己也会再看看,只要有到期的都提出来。”王凌大概算了算,自己的现金基本都放在网贷平台里,总投资金额有400万元左右,其中包括“上市系”平台、业务量靠前的平台,还有一些明星资本加持的平台。 

不过,王凌坦言,“说实话,这些标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在她看来,目前很多上市公司都缺钱,一些借助网贷的中小企业可能资产也不好。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6月平均每天就有2家网贷平台出现问题。而到了七月,上旬刚过,就有近30家平台跟着倒下。 

这是国内网贷行业有史以来最坏的情形吗?北京信用宝市场总监刘兵回答时称,“目前看应该是有史以来比较严重的一次”。刘兵口中的“有史以来”,是相较2014、2015年时的网贷暴雷而言的。 

经历过的从业者都知道,过去是欺诈的问题,最明显的特征是跑路,而现在的风险主要是逾期以及流动性不足。 

总部位于深圳的
人人聚财创始人兼CEO许建文认为,当前网贷行业频繁暴雷,从经营层面的内因看,“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平台发放出去的贷款可能难以收回,这跟经济环境有关系。” 

许建文告诉金融宝宝1号,很多网贷平台给上市公司做供应链或者提供贷款,当宏观经济下行时,上市公司面临债务危机,会传导到有业务关联的平台,造成平台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当然,内因也包含问题平台的自融、诈骗等原因。另外,现在面临信任危机,投资人信心不足。” 

王旭航在就逾期事件的公开信中说,“从行业一系列事件发生后,尤其是唐小僧事件后,牛板金工作日的日均赎回量提升到1.6亿左右,一度日赎回峰值达到2.2亿,周赎回量几乎是正常的2-3倍。” 

网贷专栏作者肥皂最近有些后悔,自从他《六月网贷雷潮涌现我们还要撑多久等待黎明?》一文发布后,来电商讨的人络绎不绝,每天手机都要充电N次。 

肥皂认为,此次暴雷潮最重要的原因是网贷平台涉及的上市公司、大额企业融资、地方债等底层资产出现塌陷。除此以外,某些网贷平台信息披露不充分,或者“恶意吸引”投资人进行投资,最终投资人遭受损失。 

PPmoney网贷CEO胡新看来,近期的暴雷潮现象,主要是因为近期金融监管趋严、网贷备案延期、股市大跌以及在目前整个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大环境下,平台的运营成本和合规成本不断增加,借款人逾期率上升,从而导致不合规、经营不善的平台“撑不住了”。 

“平台暴雷、逾期,归根结底是风控出了问题。不论是用大数据、抵质押物,还是人工智能技术做风控,最终目的都是要保证风险可控。这期间,宏观经济形势、国际环境都可能发生变化,平台也都应该充分预估到。”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说。 

逾期平台股东“甩锅”,“刚性兑付”变“刚性爆破” 

一边是投资人面临本金“黑洞”没有目标的等待,和正常运营平台战战兢兢地呼唤投资者,另一边则是逾期平台陷入了“兜底”的焦虑以及股东“甩锅”的游戏之中。 

在北京平台某平台逾期事件中,平台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平台不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兜底。一时间,这家平台和“打破刚兑”关联起来,成为舆论焦点。 

一些投资人和从业者心里,或多或少揣着“刚性兑付”的预期假设,但“刚兑”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不过,现在被每天发生一两起的跑路、停摆这类“刚性爆破”事件来打破,是整个市场的痛苦。某网贷平台CEO张宇(化名)向金宝表示,“最近发生停业、跑路风险的平台很多,在很大程度上暴露出无论从业者还是投资人,对于监管定义中的‘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还缺乏深入的理解。” 

“网贷从业者害怕暴露风险,做成了信用中介,拆东墙补西墙,用资本金,甚至最后用发假标的方式融资兑付,千方百计维护一个‘刚性兑付’的金身。”张宇说。 

张宇表示,投资人对信息中介的理解也不充分。网贷服务的客户是在银行等机构中拿不到低息贷款的借款人,违约和坏账水平不会比银行低,出现部分风险非常正常。只要风险能够隔离,就不至于造成灾难性损失。“投资人缺乏对底层资产的关注,仅仅关注平台本身,也是对信息中介的理解缺失,很多的类活期项目,底层资产完全不明,风险的概率就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网贷平台产生逾期时,少见平台背后股东们公开“出手”,反倒是股东间相互“甩锅”。 

近期,深圳壹佰金融出现提现困难,疑似资金链断裂。其中,持有40%股权的股东银河天成集团目前互联网金融业务负责人、银河生物董事刁劲松近日在接受金融宝宝1号采访时表示,壹佰金融实际控制人及原有团队未履行相关义务,且集团发现前股东涉嫌违规经营及利益输送,集团已于2018年3月份停止收购并向注册地广西南宁警方报案。 

同时,金宝收到一份称壹佰金融前股东诺德股份退出时存在利益输送的报料。在金融宝宝1号向原壹佰金融某位高管求证时,她告知金宝,诺德股份离开壹佰金融时,大概留有4000万元左右,以确保机构有保证金代偿。金宝再向刁劲松求证时,他表示,银河天成集团并不知道这笔资金的存在。 

张鹏告诉金融宝宝1号,现在,从股东层面来说,这个行业不具备投资价值。“以前,平台有逾期的话,股东可能会兜一下底。因为在股东眼里这个平台还有价值,但现阶段,先不说股东兜不兜得起,哪怕兜得起,股东可能都选择不去兜。因为不知道网贷‘牌照’还有没有价值,甚至不知道这还是不是个‘牌照’。” 

平台“加息”自救,抱团取暖能否奏效? 

“部分网贷平台接连出现逾期,对整个行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对于头部平台来说,这种影响小于中小平台。”胡新称。 

他用一组数据向金融宝宝1号说明,截至6月底,问题平台涉及贷款余额占全行业的比例约为3.2%,投资人占比为3.9%,“从这个数据来看对行业的影响是有限的”。 

在胡新看来,优胜劣汰是行业发展的正常现象,未来可能还将有一些平台退出市场,去伪存真之后,网贷行业将属于真正优秀、合规的平台。 

实际上,无论大小,市场上尚在运营的一些网贷平台已经坐不住了。 

像王凌这样的优质投资者,自然是网贷平台需要稳住的一批人。 

“有几个平台都在加息”,王凌说,前段时间,有一家曾经投过的平台还找过自己,承诺加息,让她回去。她向金宝展示了一家平台的标的页面,很多都加息1%。 

许建文认识到,当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稳定投资人的预期和信心。“否则正常运营的平台也会被受到波及和影响。跟股市一样具有羊群效应,股灾之后大家必须冷静对待”。 

刘兵坦言,用户的信心首先建立在市场大环境上,市场有信心才能激发用户的信心,市场的信心又是多元化的,比如监管、比如宏观经济走势等。 

于是,在社交媒体上,接连有网贷平台高管发声,也有“媒体人联合发声”、“头部平台联合发声”等呼吁投资者理性看待、倡导平台“抱团取暖”。 

“我不知道有没有实际效果,但具有意义,这个是没错。说‘不慌’,就是大家很难得的齐心协力的一起做一件事情,但背后却是整个行业的流动性危机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张鹏说到。 

7月9日,北京网贷平台火球网发布暂停网贷业务公告时称,自本轮网贷行业受到冲击以来,火球网近三周一直在遭遇大规模净流出,存量在短时间内下降超过25%,流动性接近枯竭。 

“这可能只是个开始。”让张鹏担忧的是,目前还不知道网贷暴雷潮什么时候会停下。 

在观察者看来,“抱团取暖”的背后,实际上也反映着正常运营网贷平台的一丝焦虑。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表示,“真正的风控实力或其他方面能力较强的头部企业不可能谈这个,它们靠自己可以活下来,为何还要跟其他机构抱团取暖呢?” 

正如周治翰所说,“网贷平台联合发出倡议,希望能够激发平台的合规意识,在非常时期,能一定程度上让投资者恢复市场信心。”不过,任何情况下,“做”都比“说”要更重要。 

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近期下发,千家平台将被淘汰? 

在网贷行业面临重大风险的时刻,网贷运营者和投资人还将希望寄托在监管身上,期待监管正本清源,各方能够有所参考。事实上,金融宝宝1号了解到,监管方的节奏也在加快。 

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下一阶段的工作方案。方案提出下一阶段的总体目标是,争取用一到两年的时间,通过清理整顿,基本完成存量风险的化解,消除较大的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应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监管的体制、体系。 金融宝宝1号从监管方证实,根据该方案明确的内容,P2P网络借贷和网络小贷领域清理整顿完成时间节点延长至2019年6月,其他各领域重点机构应于2018年6月底前,将存量的违规业务化解至零。 

据第一财经报道,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会议上表示,“金融业务活动必须持牌经营。这是去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非常明确的一条。在资本金、股东的资质、从业人员的资质、高管资质、公司治理方面,都应该有明确的要求。” 金融宝宝1号还了解到,P2P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全国统一版本)将于近期正式下发。这次是由国家体系制定、并将在全国执行的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杜绝因地方监管套利而出现验收问题及风险隐患。 

对于即将出台的验收新规,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告诉金融宝宝1号,有两点希望能够被体现:一是要提高网贷行业准入门槛,网贷中介虽然只是信息中介,但具备强金融属性,不可能谁都可以做;二是在严监管、风险可控的约束下,应适度鼓励创新。 

“平台清盘退出机制上,希望会出台一些更加细化的标准”,国家互金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向金融宝宝1号表示,合规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规避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提高控制风险的水平。 

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842家,相比5月底减少了30家。目前,网贷市场总体规模已达到7万亿元左右。从数据来看,暴雷短期内没有对增长产生历史倒退性的影响。 

对此,邓建鹏认为,任何一家P2P网贷平台,理论上都可以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中国最高峰时曾有7000家网贷平台,现在,正常运营的网贷还是1800多家,这也是中国创业企业家喜欢“一窝蜂”所导致的后果。英国大概有15家左右,美国最大的只有2家,同时有一些比较小的平台。 

邓建鹏说,所以,我们从国际环境来比较看,中国现在P2P网贷企业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其实,中国未来能活下来的网贷平台可能不会超过100家,即可能会有1000多家要死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好的应对之策。 

“那些坚持合规合法,有风控和技术实力、良好商业模式和背景的网贷企业能活下来,其他的市场会自然淘汰。”他说。 

■声音 

不建议对网贷投入太多 

中国小
微信贷产业发展研究会主席嵇少峰对金融宝宝1号表示,收益率明显偏高,可能有问题,但并不是说低息就是安全的。 

嵇少峰说,对于投资者来说,选择平台需要综合考虑公司的经营能力、股东背景等。“但大家不要看表面,不能轻信平台自己的宣传,要自己去查询工商信息,真正的股东背景是什么。”他表示,不建议投资者对网贷投入太多。 

张宇给投资人三个建议,第一,分散投资,风险无法预测,但可以被分散,切忌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第二,关注底层资产的信息披露;第三,撤离网贷中的活期理财项目。 

一位网贷行业分析师表示,在当前流动性风险频发的时候,不排除有些平台通过加息、放“羊毛”这样的行为来吸引投资借新还旧,近期投资人应该重点警惕。当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时候,最后投入的人就变成了“接盘侠”。从已经暴雷的平台来看,在出现问题之前,大部分平台都做了推广、加息活动。 

此外,平台融资也应该警惕。平台获得融资是好事,但在风险释放期的当下,是真融资还是借此营销存疑。借融资显示自己实力的事在网贷行业并不少见,但在目前的特殊时刻,这种融资等于输血。新输入的血能支撑多久,值得思量。 

事前辨别P2P平台的资质、项目真实性、是否违规,对于普通投资人来说难度过高,一旦平台爆雷,只能事后维权。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对金融宝宝1号表示,投资人首先要保持清醒,努力收集商业模式信息和资金流向信息,如果判定该网贷平台是虚构标的或存在自融等违规现象,应尽早到平台实际经营地或注册地公安经侦部门报案,外地投资人可以在所在地公安局报案,需携带合同和银行打款凭证。

分享至:
标签: 股东 投资者 平台 网贷

{{ item.name }} {{ item.date }}

{{ item.content}}

{{ reply.name }} 回复 {{ reply.pl_user }} {{ reply.date }}

{{ reply.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