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金融宝宝1号综合门户媒体!  客服电话:0731-82668223

您的位置: 首页 预警区 正文
  • 5

    主题

  • 20

    文章

  • 1

    粉丝

  • 11

已有 109 人关注

预警区域为公开区域,保障言论自由。仅限发布预警及雷区信息,若发现不符合相关区域信息,管理员有权进行移动、更改、删除处理。

今日: 4 主题: 1656 排名: 2

小魔仙提醒您:唐小僧正在转移资产,销毁证据

发布于2018-06-21 11:29 589 6

标签: 唐小僧 资产 跑路

       近日,资邦金服董事长陶蕾及副总裁卢伟向警方投案自首,唐小僧宣告“爆雷”。 
       P2P情报局接到知情人士爆料,自首的陶蕾及卢伟均为外聘高管,并非实际控制人,实控人邬再平(又名邬战)已失联。有迹象表明,邬再平及其心腹正在转移资产。 
      据透露,唐小僧原本计划写清盘公告的,高管和“实控高管”打算安全撤退,但是被内部员工举报,所以才有了卢伟和陶蕾的自首。 
      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 
      爆料人透露,资邦金服人事关系错综复杂,但高管主要分为两类:明面上的高管多为外聘,身家清白履历光鲜,主要用于对外增信并负责非核心部门的管理,被称为“外聘高管”;“实控高管”均为实控人邬再平的心腹,履历普通,声名不显,但公司的核心权力掌握在他们手中。

资邦金服高管合影

       常务副总裁卢伟便是最典型的“外聘高管”。据资邦金服集团官网披露,其拥有30多年商业银行和商业金融领域从业经历,先后任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总行和上海分行、通联支付。主要参与了招商银行“一卡通”、“一网通”网上银行、平安银行“新一贷”、通联“通联现金管理”和“通联POS流水贷”等项目,在全国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在商业银行负债业务、资产业务和中间业务以及互联网金融账户交互、资金交互、现金管理、财富管理等方面具有丰富的管理、实操和创新经验。

来源:资邦金服官网

       据介绍,卢伟刚入职资邦金服时仅担任副总裁,其主要任务是完成互联网产品的合规化改造。后来因为政策关系,线下门店业务受限,同级别的其他高管纷纷离职,卢伟在公司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权力越来越大,后升任常务副总裁。 
       但财务大权一直未曾旁落。据介绍,财务负责人名为王利,一直跟随实控人邬再平,是最有实权的“实控高管”之一。公司内部有传闻,王利可能是实控人邬再平的亲戚,但没有办法核实。 
       副总裁王芳又名王汝芳,是目前仍能联系到的唯一“实控高管”。资邦的大部分线下理财门店都已关闭,但仍留下的有宝山店、松江店、金山店,都交由 王汝芳打理。此外,王汝芳还代表公司负责对外联络工作,并维护相关社会资源。作为被邬再平从安徽带到上海的心腹,王汝芳更重要的作用,是帮助实控人邬再平进行内部管控。而据透露,到上海之前,王汝芳的身份是安徽一家夜场的负责人。

来源:企查查

        另有两位实控高管,分别是韩某和顾某,在公司内任董办助理和董办主任,与邬再平关系密切。此外,负责另一个“线下盘子”嘉盼资产的潘军凯,以及曾担任行政部负责人的管博等,也颇受邬再平器重。

潘军凯

       而作为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的陶蕾,其在公司内的地位介于“外聘高管”与“实控高管”之间。一份内部简历显示,陶蕾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十余年,2012年开始自主创业。简历中未提及具体的创业项目,查询相关工商信息,也未发现陶蕾的创业痕迹。据爆料人推测,邬再平引进陶蕾的主要目的是规避法律风险,而之所以选择陶蕾,更重要的还是陶蕾比较可靠。据透露,陶蕾有一个龙凤胎的哥哥,名叫陶雷,曾在资邦负责文化板块,人称陶院长,与邬再平相识多年,据传曾结拜为兄弟。

       另有传言称,邬再平、陶雷以及一位陈姓老板是在狱中相识,是“狱友”关系。关于邬再平入狱的原因,则有不同的说法,一说为开设的KTV涉嫌违法,一说为交通肇事,但最后都由司机、助理等人“顶包”,其中可能包括王汝芳。 
      资邦金服的社会关系网 
      王汝芳负责资邦集团的对外联络和社会关系维护,其成果在一份名为“送礼清单”的文件中得到了一定的体现。 
      在这份送礼清单中,有安徽黄山市XX部门的中层干部,也有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知名学者和律师,有财经媒体的副主编,也有行业协会的秘书长,遍布上海、北京和安徽等地。据粗略统计,该清单共涉及“社会关系”181条。

资邦金服送礼清单

      P2P情报局向清单中提到的两位行业人士进行了求证。两位行业人士均表示,与资邦金服并无来往。其中一位回忆起与资邦金服的交集发生在一场关于银行存管的行业论坛上,因为资邦金服赞助了活动,出于礼貌与其交换了名片,但从未收到过来自资邦金服的任何礼物。而另一位则表示,在他印象中从未与资邦金服有过交集。 
      但爆料的知情人士则坚称,向这份清单中的人员全部送过礼物,由王汝芳亲自送或者快递或者下属送,都有利益往来。 

      而王汝芳熟知一切规避风险的手段,提前将个人人事档案调出集团公司,且钱款均未走公司账户,有一部分是由助理名义进行报销走账,而后由助理转支付宝。 
      为了经营社会关系和人脉资源,邬再平及王汝芳等人搭上了“央企”瑞宝力源刘琅的线,而不惜送股送钱。而刘琅也投桃报李,邀请了包括“百君亚洲全球资本有限公司荣誉*”、“摩纳哥王子”等社会名流到资邦参观考察,并策划公益社交活动,为资邦高管引见其他高端人脉资源。

        此外,为了更好地塑造资邦的“红色”形象,资邦还引进了退伍军人担任行政和“党建工作”负责人,据介绍,其中牵线人物是管博。管博是从部队退伍的,在部队帮领导开车,初到资邦时,他负责包括线下门店在内的公司所有装修事务。管博还曾担任资邦行政部负责人,后调任至关联公司千岛江海联运市场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担任法人。 
        后来,管博介绍引荐了从海军部队退伍的杜咏秋到资邦担任党建工作负责人,拟任书记一职。而加入资邦后,杜咏秋则策划并组织了一场进军营庆八一的慰问活动,在普通投资者心中努力营造其“有军队关系”的假象。

        资产转移仍在进行 
        无数的人脉关系,无数的假象,也只能暂时掩盖危机,无法真正地解除或者缓解危机。当意识到风险没办法再掩盖时,邬再平等人便开始了“撤退”。 
       据爆料人介绍,在邬再平等人“撤退”过程中,王汝芳的作用至关重要。在事发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实控高管中只有王汝芳仍旧在外活动,其任务有两个:一是监视安抚外聘高管团队,让他们掩护实际隐形高管撤退,并顺利完成五月份线上平台新产品的上线工作,筹集资金。二是转移隐匿钱款,销毁所有证据。 
       爆料人提供了一辆登记人为资邦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阿尔法JTNGK3DH的汽车的行驶证件信息,并表示这辆已经被王汝芳等人变卖,钱款已被转移。爆料人透露,除埃尔法外,另有宝马、宾利和路虎等豪车也被变卖。值得一提的是,宝马车原本是由陶蕾使用的。 
       此外,资邦还有一些隐形资产也被处置了。比如公司在汤臣以前有租用会所,在事发前由王汝芳进行了退租,当时承租人是邬的助理。

       爆料人还透露,王汝芳及其助理王某和司机俞某利用节假日用28寸行李箱从公司搬运转移资产。公司内部监控系统中,他们搬运资产的视频已被王汝芳进行销毁,但物业应该还有监控存档。这些财物中,光部门物资就有几十万,包括名酒、奢饰品包等。 
      王汝芳因为担心助理被追查牵扯到自己,安排人员将助理王某在公司的入职信息删除,但王某与资邦签订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未被销毁,被翻了出来。

       而在邬再平两位结拜兄弟中,除了陶雷在资邦担任职务,陈姓老板也在邬再平转移资产过程中扮演关键的角色。爆料人肯定地表示,不在公司账目的这些资产被转移的地址大概在虹桥、杨浦,可以确定的地方只有一个,杨浦长阳路1080号一家经营金丝楠木的商户,该商户的老板正是邬再平的“大哥”陈某。 
       而在发稿前,爆料人向P2P情报局再次反馈,资金流向在昨晚也有点眉目了,查出一些钱款流向了一家叫欢迹商务的公司,该公司实际负责人是金媛媛。金媛媛同时也在嘉盼资产任职,与潘军凯属于同一个团队。据透露,参与资金转移的还有券商和银行专业人士。 
       王汝芳曾表示其在公司账户中没有钱。但据爆料人称,一份王汝芳此前曾出资3500万元认购私募基金,而此基金的管理公司为资邦关联企业:浙江联合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疑为隐匿和转移资产。

       员工们目前能联系到的实控高管只有王汝芳,但是她尚未被调查,有消息说她已提前在执法部门提交了自己的假身份信息。但一份银行开户证明显示,支付联系人王汝芳所预留的电话号码与“王芳副总裁”名片上的手机号码一致。据此推测,王汝芳要么使用了化名,要么拥有两个“合法身份”。

         发稿前,小魔仙向P2P情报局表示,这些爆料信息是爆料人从多个知情人士处收集整理的。

分享至:

{{ item.name }} {{ item.date }}

{{ item.content}}

{{ reply.name }} 回复 {{ reply.pl_user }} {{ reply.date }}

{{ reply.text }}